走着走着,就想要把这一切都记下来,住了两年的房间,工作了两年的办公室,走
了两年的街道,还有巴黎咖哚精致的糕点。这一切都在眼前,我想着不用刻意记录我也
不会忘记,但谁知道呢。那些回去了的人,回去的时候欢欣雀跃,回去了之后却又怀念
这里的简单安逸,跟他们提起这里的谁换工作了,谁结婚了,谁怎样了,他们满脸兴奋
,这些几乎再也不可能见到的人在他们心中还留有记忆。但那终究是要回去了之后的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