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在梦乡里走了一遭,而今依然夜夜梦回那半山半水亦晴亦雨的古徽州,那山 光水色,那雕梁画栋,那皖南人家的韵味,便非文人骚客也当沉醉不醒。柔肠百结,愿 成文以记述其体味,千般感慨,竟不能道尽其一二。遂以时间为线索,略道表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