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蓝蓝,很忙很忙,一直在路上。

出世的名士不论是锋芒毕露,还是风姿卓然,图的是热闹与名头。避世的隐士大
多独善其身,以拙朴以世外高人藏着掖着,讲究的是野渡舟自横。

古代的游侠呼朋引伴行走江湖,埋头读书的少年郎也会游学周游四方。有人成了
名士,有人做了隐士梅妻鹤子。无论是哪种人,他们见到美景,若无人分享,明知言传
书画都不能及,还是会努力记下描出它们在心中的模样。

我猜他们是渴望不拘若干年后有人能意会,也可在虚空中击掌一和,冥冥中沧海
一声笑此起彼和。我猜是这江山太多娇知己太难寻,历来壮志可酬的人不过十之一二,
而寂寞亘古陪伴,他们若不以诗书词画传世未免太无趣。

清明节,我在去黄山的路上,微风掠过浅草滩,潺潺溪流,水墨画般屋舍,袅袅
炊烟,桃红柳绿,草青花黄。它们既安静又热闹。我就在这绿色黄色粉色紫色蓝色的色
彩带里沉醉游走,在自然盎然蓬勃的生机里产生了以上的想法。

好友铭说,你太奢侈了,眼睛很奢侈,心也很奢侈,我不想跟你说话了。我已经
对自己很小气,很少的旅行。也许还不够。现在的我只会在去往风景的路上跟自己说这
样一些文艺的话。大家有什么不同呢,同样会在深夜时饥肠辘辘,同样会穿着牛仔裤夹
着夹脚拖穿行在街道……

还是有不一样的。有人移民了,有人变心了,有人结婚又离了,有人再不写诗写

A到Z了,有人成了新四有新人(有才有貌有车有房),有人度了光阴一无所获,有人说
会一直在其实早已离开……这就是生活吧,有生有活。

对不起,我想向自己道歉,你怎么可以不长大不改变。
谢谢你,我想向自己感谢,你没有变,可是请好一点。

“天下之大,共你面对困难便记得当初/天下之大 不要给我/只怕 得到所有忘掉爱
甚么”               —《天下之大*许志安》

天下之大,不是我走了多少地方,而是我一直渴望爱与被爱。
……

好不容易从西海大峡谷爬上来,腿肚子还在抽筋。又要马不停蹄转去石头城,当
然,我想念这个城,很想。这种饮鸩止渴的想念,并非突如其来,也不知能否以走走看
看纾解。离了老友的城还是那个城,有一些记忆还在。可能是年龄渐长的缘故,新的东
西很容易撒手,而老旧的执念,梦魂萦绕。

夜的钢琴曲还在响着,我睡去了。希望能梦见一次回眸,一抹浅笑,一个温暖的
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