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在梦乡里走了一遭,而今依然夜夜梦回那半山半水亦晴亦雨的古徽州,那山 光水色,那雕梁画栋,那皖南人家的韵味,便非文人骚客也当沉醉不醒。柔肠百结,愿 成文以记述其体味,千般感慨,竟不能道尽其一二。遂以时间为线索,略道表象。

第一天:龙吟自九天而来,流珠溅玉璧山间

从合肥出发,坐四个小时汽车便到了黄山脚下的汤口镇,在大众饭店安顿下来之 后,用过午膳,由少东家驱车带往三四里外的九龙瀑。此时晨雾已散,空气之中夹杂着 水汽而愈发清新怡人。四周竹林环绕,碧色可爱。入大门不远便是龙女潭,高约二三米 的小瀑布分两股而下,潭水颇深却清澈见底,颇有女子之灵气。逆流而上,过茶园往双 龙戏珠走,在边上的竹林转悠了好一会儿,直至手上沾满白色竹霜才恋恋不舍下来,洗 手方觉溪水寒气逼人。沿林间小道而上,四周松竹相间,溪流相伴,颇为乐事。不觉到 了第九瀑布,但见一大方褐色巨石裸立,水流四散沿石壁飞下,水势不大而磅礴气势尽 显。原来这九龙瀑乃一溪之流自上而下 ,一瀑一折,计九瀑九潭,故又称为九龙潭。往 上见第三四五瀑相连,但见一条白龙自苍穹而下深潭,视觉上的突兀呈现,脱口便是古 人的赞叹“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白龙三折身,三练遂成。瀑流声响, 可作龙吟之感,而飞散的水气打在身上,清凉透心。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身心涤荡, 不作他想。

第二天:雾里看山云间岛,翠屏入眼名家画

乘坐旅游专线客车走约20分钟的U字形盘山公路便到了九龙瀑之上的云谷寺,海拔约800米。从云谷寺乘坐十几分钟缆车到达后山景区的起点白鹅岭。缆车行于山间,依 稀可辨雾气缭绕着怪石绿树,若列子御风而行可是这般景象?过白鹅岭到石笋矼,只见 风追云雾,近山常如影,远一些的时隐时现,不知山有几重,雾有几缕。往上登抵始信 峰,正是云海波涛之际,远山重重,盖如白色海洋中的一个个零星岛屿,蔚为奇观。我 最是愚昧,在盘山公路看到黄山初颜之际便信了黄山之神奇,古人却要登及此处始信, 自叹弗如也。

下始信峰,行于群山之间,正是山杜鹃盛开的时节,白杜鹃将谢红杜鹃含苞,紫 色杜鹃落花正好。花叶之上遍凝晨露,晶莹剔透令人心生爱怜。奇松遍地,竖琴松、团 结松、连理松等不可胜数。流连于山林风光,至西海大峡谷却换了一番景象:群山突兀 高耸,点缀上顽强的绿树如同两道翠绿屏风矗立,相向围成一险峻而不乏秀丽的峡谷。 此间筑路多修护栏,如藤如竹如峰,并不单调。下至近谷底处,仰见层峦叠嶂,累石披 树,便是山居幽谷客,亦不寂寞。返身过排云亭,上飞来峰,见墨云渐开,阳光透过厚 厚云层一线射出,精神非凡。遂折回丹霞峰,寻了个西向石坡,静等日落。时下午五点 半,隐匿于云层的阳光仍有些晃眼,半个小时后竟云开日明,头顶上软云晕染了阳光的 橙色,而太阳附近只留几缕高空飞云。飞来峰一带受夕阳的照射,也镀上薄薄一层冷橙 色。待冷日消失于天际线之后,被寒气侵蚀的我们不得不跑着回狮林公寓,以图让身子 暖起来。

第三天:壁立千仞步仙桥,鹤发独行莲花峰

早上四点起来时室友们已经朝着光明顶出发了,简单洗漱后加了厚外套打了瓶暖 手热水,我们便也上了距公寓500米的狮子峰。一路上去,等候日出的人们已经许多,东 方也已泛红,狮子峰顶被封山了,我们便在猴子观海观景台给自己找了个立足之地,参 与到这等待之中。早晨的山头,寒风凌厉,同伴不得不披起雨衣作挡风之用。天际线是 一条抹不去的阴影,甚至我猜不透它是远山之外的远山还是光线折射的影像。太阳如期 升起,近处的狮子峰被镀上一层暖暖明艳的橙红,新生的一天似乎总该这么美好。 无暇感慨,踏着这暖洋洋的晨光,登上光明顶又下了光明顶,朝着步仙桥方向而去。一 路上游人甚少,一则此时尚早旅行团们还没有上山,二来由于步仙桥与西海大峡谷之间 的谷底被封闭,许多人为不原路返回便弃了这个景点。此处多巨石耸立,陡峭异常,常 见两峰之间一线而下,其一峰陡角愈80°两峰夹角小于30°,故而一些古人开辟的路线 前立着“游人止步”的牌子,怕是过分险峻不宜涉足吧。有几段台阶皆是在一方巨石上 直接开凿出来,颇有情致。下至步仙桥处,人在巨石之间,迎面便是高耸石壁,敬畏之 心一见而生。步仙桥一段介于两石峰之间,下壑深数十米,上峰高亦数十米,难以相信 此人力所为。有恐高男生,弃拐四脚兢兢而下。如此夹缝高峰,无怪山风阵阵,似虎啸 龙吟,而更增敬畏之心。

午后在鳌鱼峰遇到几个旅行团拥挤不堪之后,登莲花峰的路线上,游人便又少了,毕竟 不是所有人都敢挑战最高峰的(+1864m)。途中遇到一名约有七十岁的老爷爷独自登山, 这并不十分令我们惊奇。因为昨天在西海大峡谷见到他时,便听说了他的登山计划,原 本三天的计划由于封谷而改作两天,步仙桥便是由于要原路返回被他弃了的,而莲花峰 自然他会上来。老爷爷爬山心平气和,且走且停,故而精神一直很好不似我们年轻人爬 一段就一副要趴了的样子。同行好一段之后,下山时由于峭壁太陡,眼观手扶,渐渐把 老爷爷甩到后头了。然而他那仙风道骨的形象,依然是我此行的一大收获。 穿过熙熙攘攘与迎客松合影的人群,看看天色还早,慢悠悠地走下山到慈光阁搭乘专线 回到大众饭店,结束了两天的登山之旅。有时觉得收获美景太多一下子难以消化,有时 又想这黄山忒大并未尽兴观赏定要择日重来。同伴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第四天:不通周易负呈坎,慧心妙手献徽雕

游客之多,汤口到屯溪的车子从来不缺。到屯溪和一对父子一起包了一辆轿车朝歙县出 发。歙县本是古徽州所在地,众多徽州文化都发源于此。与黟县同在黄山脚下,却由于 宣传劣势或者什么原因,其旅游发展远不如黟县,县城也是简陋十分。按说徽州古村落 三百余家,家家开张收门票,未必西递宏村南屏就当居首。心下为之不平同时,却也正 是为了躲避人潮,才幸能与呈坎结缘。呈坎正是这三百家里一家,在油菜花开放的季节 由于位于黄山和婺源之间而游客较盛,其它时间,比如今日,售票处竟是门可罗雀。天 空正下着小雨,打起一把小伞,我们三四个闲人就这样冒昧地闯入了这宁静的村庄。以 周易为纲的呈坎又号八卦村,小小村庄却有三街九十九巷,转过几条小巷子之后我们成 功地找不到北了。最后问了敬老院的爷爷奶奶们,才找到护村的小河,之后以河为指南 才免遭迷路。这里保留着许多明朝民居建筑,斑驳的墙面远不如照片中宏村的清丽,在 小雨的滋润下却散发着一种浓浓的韵味。原是徽商修建的住宅,因而高墙大院精致异常 的呈坎天生就是一座留守村庄。古时年轻人在外经商,今日亦出外谋生。村中设有留守 儿童学校和养老院,留居的村民见惯喧闹的游人,默默沿着自己生活的轨迹前进着,不 屑于多看你一眼。

来到歙县,说起徽州文化,免不得那些巧夺天工的雕刻:砖雕石雕木雕竹雕砚雕,件件 精湛。许是这缠缠绵绵的小雨将人们的心灵也淘澄得空灵秀丽,蜿蜒的新安江流淌着多 少美丽的画卷,而这些图画乘着无孔不入雨雾的翅膀渗进那一块块石头木头的肌理中, 方才生成了这鬼斧神工细腻逼真的雕刻吧。位于县城的徽商大宅院是今人将二十余处徽 州古建筑融为一体的杰作,廊间檐上,无不精雕细琢,堪堪一座徽雕博物馆,令人叹为 观止。位于市区的老街上也开满了各种手工艺品商店,且不说那司空见惯的木雕,单是 卖歙砚的商店也能叫你眼花缭乱。小至身份证大小的砚台也要刻上一支葫芦,大至水槽 大小的砚缸更是双龙抢珠、梅开富贵各色繁复,附庸风雅或者财大气粗者都可以在此找 到适合的道具。真正的文人自然讲究砚台的质量,不像我辈为花纹所倾倒。

结语

他乡异客,不知来何处去何方;孤陋寡闻,未闻天之高地之厚。惟此时此刻,斯情斯境 ,立于徽州之地,俯仰山水之灵秀,感悟古今人物之风采,自叹微渺,曰:功名可负, 山水不能负。

(备注:本文转自瀚海星云BBS,转载请注明出处)